Home » 科普影视 » 老虎证券:版权制胜的时代 腾讯音乐玩的还是社交那一套

本文发布于老虎证券社区,老虎社区是老虎证券旗下的股票交易软件 Tiger Trade 的社区板块,致力于打造“离交易更近的美股港股英股社区”,有温度的股票交流社区。

3 月 17 日,腾讯音乐发布 2019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相比视频内容行业的纷争,音乐行业在版权保护下虽也是寡头争霸,却也能各得其所、细水长流。公司总营收同比增长34.0%至254. 3 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17.2%至39. 8 亿元。其中,Q4 的营收为72. 9 亿元,同比增长35.1%;净利润10. 4 亿元,而 2018 年同期净亏损为8. 76 亿元。

得版权者得天下

能率先从母公司拆分,腾讯音乐本就有过硬的实力,自力更生便不在话下。相较流媒体视频的群雄争霸,音乐行业的竞争对手更少一些。版权时代之前,市场上有不少实力选手,但也在版权争霸后选边站,其中不少进入腾讯团队,如酷狗、酷我等,背靠阿里的虾米和千千静听却没能在文人墨客的执掌下三分天下。老虎证券投研团队认为,现在市场份额较高的只有网易云音乐和Apple Music,但短期内都无法取代腾讯音乐。

因为独家版权在音乐市场实在是太重要了。

在版权制胜的时代,自制内容成了竞争者异军突起的成功之路,于是视频网站开始发芽,爱奇艺和B站各霸一方,即便腾讯视频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抬高报价,掌握大部分版权,他们然可以通过自制剧、自制综艺、用户UGC一争高下。

但音乐不同,音乐作品的打开频率远高于视频,尤其是用户有偏好的作品。独家版权使用户不得不打开多个平台,降低了体验,因此版权战争的核心就是谁版权多谁更容易受青睐,自然财大气粗的腾讯音乐占得优势。

典型的就是环球音乐的版权之争。 2018 年 5 月,占全球音乐版权市场25%的环球唱片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腾讯、阿里、百度、网易四巨头都参与了竞标。最初环球音乐的授权报价仅三四千万美元,一路被哄抬,最后腾讯音乐以3. 5 亿美元+ 1 亿股权拿下。

腾讯重金买下了不少国内重要的音乐节目,并与周杰伦等重要流量音乐人连续签约独家版权,多次通过法律手段捍卫版权而对手不敢就犯。这也让腾讯音乐的用户不断增长。至 2019 年Q4,腾讯音乐在线音乐付费人数持续增加达 3990 万,同比增长47.8%,环比净增加 450 万,不断创上市以来新高。在付费用户创新高的同时,在线音乐的单用户营收ARPPU也同比增长8.1%。

去年 8 月,多家媒体报道,腾讯音乐因与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和华纳音乐等唱片公司签署具有反竞争效果的独家版权遭到反垄断调查,因排他性的协议会对用户造成不利。而在今年 2 月,彭博社报道,监管机构已经不再进行此项反垄断调查了,对腾讯音乐来说固然是个好消息。

但版权费用也是与日俱增也是个麻烦,腾讯音乐 2019 年Q4 的成本开支为48. 1 亿元,同比增加34.9%,超过了收入增速,主要是由于内容支出和收入分成费的增加。内容支出顾名思义是获取音乐授权的费用,而自制和原创音乐内容的数量增加也加大了版权支出。如果监管长期默认这种独家排他性的音乐版权存在,市场依然还会在“拼爹模式”。

网易虽然没有腾讯音乐财大气粗,但是网易云音乐在去年Q3 引入了阿里作为战略投资方。因此,与视频对手爱奇艺不同,音乐版权战场,腾讯可能直接与阿里交锋。

社交娱乐才是真正的赚钱机器

腾讯音乐的收入结构中,来自唱片销售、用户订阅的在线音乐收入同比增长40.7%至21. 4 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只有不到30%。其中,音乐订阅收入为11. 1 亿元;而来自K歌、直播等社交娱乐服务方面的收入却达到51. 5 亿元,同比增长32.9%。

娱乐服务的货币化向来是腾讯的经验所在。腾讯音乐通过微信推广全民K歌,在K歌社交娱乐程序中添加了新的社交和游戏化功能,促进用户的使用。

腾讯音乐搞直播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收购来的酷我、酷狗正好可以体现差异化。长音频才是 2019 年腾讯音乐新的登陆点, 2020 年初,腾讯音乐与中国文学签署了为期五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流媒体竞争愈发激烈,音乐平台都需要不断扩展自己的外延。

虽然腾讯音乐社交娱乐的付费用户在Q4 同比增长了21.6%达到 1240 万,但无论是在线音乐还是社交娱乐,整体的MAU都不再增长,其中社交娱乐的MAU在Q4 同比下滑2.6%,老虎证券投研团队认为,这是一个市场趋近饱和的不良信号,这也意味着未来营收增长空间就是不断增加用户的付费比例和消费金额。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认为,这说明目前音乐流媒体受众也几乎达到饱和,同时,用户的活跃度也与当期出色的内容产品有关。比如没有了”创造营“、”明日之子“等重要的自制音乐节目,腾讯音乐的流量也会受到不少影响。不过这一趋势在 2020 年Q1 应该会截然不同,在疫情影响下的在线娱乐活动有望创出流量和收入双新高。

当然,网易云音乐从未停止竞争,除了拿下 2020 年重要的音乐流量《歌手·当打之年》版权外,也开始在测试在线K歌产品,争夺这块收入空间巨大的肥肉。

另外,短视频对音乐流媒体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抖音虽然与腾讯音乐达成授权合作,但就究竟是谁给谁带来更多的流量和收入还不好说。

如此看来,腾讯音乐将重心转回在线音乐业务也是非常明智,毕竟国内外音乐流媒体的所有服务都是深耕音乐内容的。

本文不构成且不应被视为任何购买证券或其他金融产品的协议、要约、要约邀请、意见或建议。本文中的任何内容均不构成老虎证券在投资、法律、会计或税务方面的意见,也不构成某种投资或策略是否适合于您个人情况的陈述,或其他任何针对您个人的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